《进击的巨人》烂尾了吗?我觉得没有。当然,原作漫画的大结局肯定无法满足所有的读者。当艾伦等人见到大海,了解到世界的真相时,这部作品的最终结局已经注定将充满争议,因为作者谏山创显然打算讨论一个至今无解的问题:究竟应该先刷牙还是先洗脸?

尽管这个问题看似可以用八字箴言“关我屁事?关你屁事?”来解决,现实中却往往发展成刷牙党和洗脸党的全面战争,并由胜利一方定下唯一的正确答案,印刷在报纸,教科书和百科全书上。一些管中窥豹的阴谋论者至今仍在鼓吹《巨人》是对某国或某事件的影射。建议他们多读历史,便会发现相似的事件早在古今中外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过无数次。如果硬要打通次元壁,将《巨人》与现实世界联系起来,那么《巨人》大概是在讽刺过去几千年中反复摔倒在同一土坑里,毫无长进却自命不凡,普通而又自信的人类本身。

我相信如果《巨人》从看海时转向其它结局,同样无法满足多数读者。而目前的“鲁鲁修式”收尾虽然缺少创意,我却觉得是个可以接受的70分结局。对这个结局的诟病大多针对艾伦本身。结局中艾伦虽然将“巨人”这个外挂从世上消除,但却并没有结束世上的战争,甚至他自己身先士卒,杀了一多半无辜老百姓,这样看来好像艾伦的选择还不如吉克的“安乐死”计划。会产生这样的怀疑,大抵是读者开上帝视角的缘故。我当然不赞同拿平民开刀,但这样的做法是符合艾伦这个角色人设的。

《巨人》在刻画角色时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大部分角色行事时的“大义”都无法脱离其“私心”而单独存在,并且这二者经常发生矛盾。最典型比如团长为人类献出心脏的大义与想看地下室的私心,第一话中艾伦妈妈让艾伦逃命的大义和最后喊出一句“不要走”的私心。莱纳也在地下室中向艾伦坦白,自己当初破墙除了消灭“岛上恶魔”的大义,更多是自己渴望建功立业的私心。谏山创并不否定这些与大义矛盾的私心,毕竟这是人之常情。假如神明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他老人家可以让世界和平,不再有战争,贫穷,饥饿,歧视,但唯一的代价是要牺牲我全家,那我一定告诉他“滚”。因此在尤弥尔与希斯特里亚的对手戏中谏山创反复强调“要为自己而活”。随后又借助凯尼 之口,说出了“人都是某些事物的奴隶”。可以说家国大义与个人私心的不一致贯穿《巨人》始终,这也是理解艾伦选择的线索。

艾伦最主要的私心就是消灭敌人,保护朋友,这首先注定他不可能接受吉克的“安乐死”,其次是在他认识到“马莱人也是人”之后,认为最需要消灭的敌人是“巨人之力”。尽管艾伦清楚马莱人的敌意源于历史遗留下来的无知和偏见,但事已至此,本就不存在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因此面对莱纳的忏悔,艾伦告诉他“我也和你一样”。换言之,艾伦也决定遵从自己的私心。他拉动拉杆,让原本驶向一个人的电车转而撞死了五个人,这是唯一既能保护他珍惜的人,又能顺便破坏拉杆的方法。但艾伦知道自己的行为绝非出于大义,纯粹是将自己碰巧拥有的“巨人之力”拿来满足私欲,因此必须在最后以死谢罪,为拉动拉杆的行为负责。

但艾伦死后世界依旧没有太平,岛上依旧穷兵黩武,其它的拉杆依然随处可见,那是很自然的。甚至作者很鸡贼地没有画出救世小队回到岛上之后的剧情。我想很多读者不能接受结局,大概是对其抱有好莱坞大片式的期待。但《巨人》从来就不是一个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刷牙还是洗脸这样无解的问题也不能指望一个漫画家去解决。如果结局忽然世界和平皆大欢喜那我认为才是烂尾。艾伦的所作所为,站在中立上帝视角我当然不认同,但站在艾伦的角度我觉得可以理解。没有人规定主角必须是“正义的伙伴”,必须胸怀天下心系苍生。这就好比《巨人》在国内被禁,我不支持,但能理解这就是“有关部门”会做出的事。如果《巨人》忽然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那才叫做“烂尾”。

粉丝对作品难免会有自己的期待,比如会期待“友情努力胜利”,会期待马莱与艾尔迪亚消除矛盾,会期待在晚餐时段全家老少围坐在电视前看《巨人》,会期待在动漫里看到一些高于现实生活的内容。然而为满足读者期待而创作的作者又为人不齿,仿佛失掉了创作者的尊严。当然,若是本身作品质量不过硬,那坚持的尊严也显得廉价了。尽管我觉得《巨人》结局的大体思路尚可,但不得不承认,《巨人》在看海之后的剧情观感上不及之前,主要是在细节处理上极其拉跨。角色的增加,势力的复杂,导致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对每个角色进行细致立体的描写,而这恰恰是《巨人》前期的亮点。一些刻画的相当成功的角色,比如莱纳,让,贾碧等等,在结局中却没有进行进一步升华,反而泯然众人。一些新设定也给人感觉莫名其妙,比如巨人之力的本体,比如阿尔敏和阿妮的奇妙关系。始祖尤弥尔的爱可以有,但前面毫无铺垫显得过于突兀。而其中最大败笔大概是进击的巨人能够时间穿越的设定,这个设定开挂开得有点过分了,不但产生诸多逻辑漏洞,也让调查兵团其他角色从探索未知的先驱者变成了被艾伦蒙在鼓里的棋子。如果艾伦是靠自己的上下求索,最终选择了拉拉杆,我觉得会更契合整个作品的基调。但这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期待而已。

那么《巨人》整个故事死了那么多人,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其意义何在呢?

至今还有好战的阴谋论者否认《巨人》的反战,在他们眼里好像只有结局世界太平了,恶人偿命谢罪了才叫反战。我却觉得正因为《巨人》的世界不可能太平才叫做反战。《巨人》花大量笔墨塑造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角色,又让他们如蝼蚁般死去,死之前他们会问,“我的死对人类有没有贡献呢?”站在上帝视角的我只能说,你们有个屁贡献!你们不但对人类没贡献,甚至你们就是被傲慢无知的人类害死的。《巨人》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注定无法实现和平的世界,每个人的人性都被磨灭殆尽,他们只能选择自杀,或者拉拉杆,或者精神分裂,或者成为“某些事物的奴隶”然后沉溺至死。当一个充满傲慢与偏见的世界碰上了“巨人之力”这样的外挂,即使艾伦懂得“马莱人也是人”他也别无选择,即使他曾是一个胸怀正义的热血青年最终也不得不成为刽子手。反战并非箭在弦上按下不发,而是不要让箭在弦上,不要造出《巨人》那样泯灭善意,放大私心的世界。虽然很多人嘲笑阿尔敏“谈之巨人”,但能谈的时候还是最好先谈谈,而非拖到不得不拉拉杆的时刻。先刷牙的人可以试试先洗脸,先洗脸的人可以试试先刷牙,抑或“关我屁事?关你屁事?” 也是一种办法,可惜谏山创清楚这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最后刷牙党与洗脸党还是会反目,而遭殃的一如既往是平民百姓,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三次元不存在什么“巨人之力”,不至于几页漫画的工夫就死80%的人。

讽刺的是,网上对《巨人》结局几乎一面倒的差评中,很多是用自己预设的三观去套《巨人》的剧情,发现不符合之后开始骂街。这不免让人觉得《巨人》构筑的世界并非空穴来风,像我这样每天看心情决定先刷牙还是先洗脸的墙头草也许应该赶紧闭嘴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