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住在美国东海岸,西海岸还是德州大荒原,坐飞机出行都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动辄就要飞上4-5个小时,还要加上时差,宝贵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翻开美国地图,美国本土的正中间大致落在了内布拉斯加/堪萨斯一带。要是能住在这里那该多好,去哪都是两个多小时,岂不美哉?

不过直飞这里的飞机少得可怜,还是要浪费大量时间在转机上。

美国中部听上去像是一片不毛之地,似乎没有什么大城市,也没有什么旅游景点,肯定不是多数人旅游的首选,也就无聊如我特地跑过去享受配送日光浴的驾驶的乐趣。今天聊聊沿途见闻,相当于替读者们去不毛之地旅游了。不过一个人玩成本确实比较高,以后不妨创个业叫“替您旅游”——您掏钱赞助我以您的名义旅游,商机无限呐。

作为中部最大的城市,关于堪萨斯城的第一条冷知识就是,堪萨斯城其实在密苏里。或者说,堪萨斯城横跨两个州,但是主要部分划在了密苏里。在城里开着开着车,跨过一条State Line Rd(充满美式不走心风格的命名)就突然到了堪萨斯州。无论堪萨斯,密苏里还是内布拉斯加,都是美国19世纪初路易斯安那大豪购的产物。拜拿破仑所赐,美国国土面积直接翻了倍。从那时开始直到20世纪前期,“西游记”就成了年轻的美国逐梦青年们永恒的主题,而密苏里,堪萨斯,内布拉斯加就成了通往西部那无限未知世界的大门。

IMG_0317

俯瞰堪萨斯城,最近的就是联合车站

在堪萨斯城,最有资格见证这一切历史的就是堪萨斯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这座竣工于1914年的火车站成为了中部最大的铁路枢纽,十多条铁路系统途经此地,每年承担超过60万的客流量(在当时算是很大了)。同时联合车站也成了堪萨斯城的地标建筑,成为了举办大型活动以及平时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乃至于1933年一小撮暴徒想要搞屠杀时,也理所应当地把地点选在了联合车站。然而二战结束后随着飞机的普及以及美国洲际公路计划的实施,铁路运输一下子跌落神坛,联合车站也日渐衰落,最终在1985年关门大吉。今天虽然还有火车从这里通过,但联合车站更多地只是作为博物馆来运营。美国铁路的辉煌就如同堪萨斯城中部枢纽的地位一样一去不复返了。

IMG_0340

联合车站内部

IMG_0348

车站里陈列的迷你火车玩具,真的可以跑哦,并且控制系统看起来很复杂

与联合车站同为堪萨斯城地标建筑的就是自由纪念碑。这座碑落成于1926年,为纪念在一战中牺牲的美军将士,足见堪萨斯城在当年的地位。如今纪念碑的地下成为了一战博物馆,这也是今天堪萨斯城游客最多的头号旅游景点。相对二战,一战可能对多数人来讲比较陌生,尤其印象中一战似乎跟美国没有多大关系——事实确实如此。1917年德国为了扭转战争局面发动了无差别潜艇战,试图从英国手中夺取制海权,在这个过程中击沉了美国的商船,这才将美国全面拖进了战争。

IMG_0311

自由纪念碑……嗯……造型略有槽点

一战的爆发是多重因素造成的结果。德国工业的飞速发展,对海外殖民地与制海权的需求,奥匈帝国内部的民族矛盾,再加上欧洲各国之前签订互帮互助的秘密协定,一个小小的导火索就可以导致全面的战争。而当时坦克,飞机尚未被广泛应用于战争,同盟国与协约国只得陷入漫长的战壕战——两边都挖结构及其复杂的战壕,躲在里面向对面射击。这种守强于攻的战术大大拖慢了战争进程,一战的结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双方都消耗不起了。至于一战结束之后英法美三国领导主持召开巴黎和会,列强们重新瓜分世界,造成了五四运动的爆发那都是后话了。讽刺的是,长达半年多的巴黎和会并没有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新建立的世界秩序反而仅仅在二十年后就被纳粹的铁蹄所蹂躏。一战博物馆主要回顾了一战的起因,过程与结局,其中陈列了大量战时的装备,照片等等。当然相当大的篇幅被用来赞颂美国人在战争中的贡献,但仍不失为一个了解一战历史的好机会。

IMG_0322

一战使用的战壕结构示意图,据说很多战壕是中国劳工去挖的

IMG_0323

在坦克加入战场之前,光使用如图所示的铁丝网就可以有效阻拦敌人进军

IMG_0327

各式手雷

IMG_0326

中国的一战宣传图

战后的堪萨斯城逐渐失去了铁路枢纽的地位,取而代之的则是爵士乐与南方文化的蔓延。城中的美国爵士博物馆(American Jazz Museum)详细介绍了爵士乐以及它与堪萨斯城的关系,游客还可以听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来亲自感受爵士乐的发展,但我没听出任何区别。堪萨斯城似乎跟韩国有点类似,譬如明明来自新奥尔良的爵士乐,它非要建一个“美国爵士”博物馆,明明来自南方的BBQ,却也成了堪萨斯城地方特色美食之一。这次我去体验了一下号称“死前必吃的13家餐厅”之一的Joe’s BBQ(13家店里8家在美国,让人严重怀疑榜单可信度),这家店具有一切成为传奇的潜质:创始人草根出身,店开在一个破加油站里,只能现场排队购买。但在我排了三刻钟队终于把肉放进嘴里的时候,只感到无比的失望。和德州BBQ香嫩多汁不同,堪萨斯城的这家BBQ的肉干瘪无味,只能靠酱硬撑着才能勉强给个及格分。或许是因为在德州混迹多年,对BBQ的标准提高了,但还是要对评13家餐厅的老兄说,你死早了啊!

IMG_0298IMG_0303

Joe’s BBQ里面与外面

堪萨斯城另一个有趣的小博物馆叫做“黑人棒球联赛博物馆”,为人们记录了一小段相对不为人知的历史。在20世纪初美国奉行种族隔离制度,棒球联赛球队中不允许有黑人队员参加,于是黑人组织起了自己的棒球联赛,联赛中诞生了多名日后入选棒球名人堂的黑人球员,甚至还有三名女球员加入了联赛,与男球员同场竞技,堪称女权先锋。种族隔离的结束与二战有一定关系,美国一面以反对种族歧视的名义在战场上对抗法西斯,一面又在自家后院歧视着黑人,让人看不下去。于是战后开始有白人球队愿意接纳黑人球员,黑人联赛才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IMG_0292

黑人棒球比赛的宣传图

IMG_0290

黑人棒球联赛球队分布

从堪萨斯城往西北驱车三个小时,就来到了内布拉斯加州的最大城市奥马哈。这同样是一座建立在两州之间的城市。走上横跨密苏里河的Bob Kerrey Bridge,就会在桥中间看到内布拉斯加与爱荷华州的分界线。说到美国的大河,一般人都会想到密西西比河,但其实如果只论长度,密苏里河才是北美最长的河流(比密西西比河长了那么20来英里),可惜密苏里河最终在圣路易斯汇入密西西比河,注定了其小弟的地位。

IMG_0360IMG_0363

步行桥与州界线

奥马哈算是美国存在感比较稀薄的城市,唯一为人们所知大概就是巴菲特的故乡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总部就在这里。我来到奥马哈的时候正赶上美国独立日,很多景点都不开门(此处应向“替您旅游”顾客退款),就只好在市中心Old Market区逛了逛。Old Market是奥马哈保留下来了古建筑区,这里的建筑大多建于19世纪末期,那时的奥马哈也是连接美国东西部的桥梁之一,大量的贸易活动集中于此,故而得名Old Market。这些建筑的砖墙,屋顶摆放的花,饭馆门口的露天座位,有一种欧式风情与美国西部小镇的混搭感。今天的Old Market主要被面向游客兜售纪念品的小店占据,也有大量街头艺人在此表演,大概算得上是奥马哈最热闹的区域。在这些店里你可以看到复古的海报,手工艺品,糖豆以及弹子球机——在上世纪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物品。他们都在讲述着奥马哈以及整个美国中部的兴起与衰败。所幸与圣路易斯,匹兹堡,克利夫兰相比,奥马哈与堪萨斯城似乎已经在逐渐获得新生。在过去十年里奥马哈的人口增长了15%(虽然远低于奥斯丁),俨然成为了美国中部最年轻最有活力的城市之一。

IMG_0373IMG_0400

奥马哈Old Market District

这么无聊的地方都能写这么多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IMG_0386

典型的美式糖果店

IMG_0381

弹球机房

IMG_0380

70年代的体育杂志

IMG_0376

???

Advertisements